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作者:杨玉景
时间:2018-08-23
评论
阅读 4

曾经靠全球最快电动超跑大出风头的蔚来汽车,在无数期待眼光与质疑声中,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成为了国内首家提交招股书新造车企业。本以为要扬眉吐气,然而在8月21日却被爆出,正值IPO路演当中的蔚来汽车估值缩水仅剩80-100亿美元,与此前370亿美元估值之间的差额高达290亿美元,缩水幅度超过70%。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要知道在国内,蔚来创始人李斌有着超强的号召力,包括腾讯、百度、京东、高瓴资本、红杉中国等金主都给予了蔚来汽车大量的资金支持。自2014年成立以来,蔚来汽车累计融资5轮,共募集金额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5亿元)。

据某位业内人士分析,蔚来汽车公司本身是资本属性,一旦成功上市,从财经角度自然就可以变身成为公募公司,这样一来或许可以对当初的投资人有所交代,但估值要价上大幅缩水,确实是不少投资方始料未及的。

通过多方考证以及消息整合,我们针对关于蔚来汽车此次估值出现滑铁卢的状况总结出了“十宗罪”,为大家解析一下在李斌手中的蔚来是如何一步步从神坛跌落的。

一:烧钱速度太快,盈利能力有待考证

从此次蔚来汽车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2018年前6个月蔚来汽车净亏损33.3亿元,2017年和2016年净亏损则分别为25.7亿元、50.2亿元,三年总计亏损109.2亿。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招股书中显示,蔚来的经营现金流为负,最近才开始获得收入,而且尚未盈利,所有这些都可能持续下去。眼下,烧钱规模还会进一步扩大。李斌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蔚来今年的亏损不止51个亿。

具体来看,据相关媒体报道,蔚来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等城市开设的NIO House,每家店的年综合运营成本就将超过5000万元。此外,还有三款新车同时在研发,从第三方平台给出的估算数据来看,这一数值不会低于30亿元。

投资方面,蔚来在2018年上半年投出了11.54亿人民币(合1.744亿美元),而在2017年与2016年,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1.9亿元与1.178亿元人民币。投资支出主要用于工厂与生产设备、搭建NIO House为中心的用户服务体系。

再加上蔚来汽车还计划到2020年建立1100个充电站,而有充电桩公司的负责人曾向记者透露,在广州建一个小充电站的成本将超过200万元,大充电站成本6000万以上。如果以200万的成本计算,1100个充电站的总价也要超过20亿元。

根据彭博社的数据显示,特斯拉平均每分钟消耗6500美元。对此,有网友调侃,虽然李斌不能像马斯克那样发射火箭,但是在烧钱规模上,蔚来汽车越来越像特斯拉了。

二、ES8续航数据被用户怀疑造假

自从新能源汽车诞生以来,续航长短一直都是业界讨论最多的问题之一。在当前充电桩尚没有达到像加油站那样普及的背景下,尤其在高速路上行驶过程当中,一旦电池没电,车主往往只能靠拖车来解决问题。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而蔚来汽车曾因为续航数据问题,遭到了自己用户的质疑。前段时间有蔚来ES8车主向媒体反映,该车的实际续航里程根本达不到官方的标准。“在高速行驶时(120公里/小时等速情况下),蔚来ES8的续航里程并未达到官方宣称的355公里综合续航里程,实际续航里程只有200公里出头。”

对此,蔚来方面也在同等条件下进行了实车测试,得出的结论为,“在120公里/小时等速续航里程测试中,ES8的续航里程为226公里。”

随后蔚来方面表示,“现在看到的226公里,是以120公里/小时的速度在完全高速行驶下的续航结果。这方面没有国标要求,是厂家主动公布的。”虽然没有国际标准,但是在实际驾驶过程中,仍有不少车主表示,ES8的续航里程确实太短,尤其是跑长途的体验较差。

一辆4、50万的汽车,只能用于市区代步、买菜?恐怕搁谁心里都有些难以接受吧?

三、蔚来的换电模式惹争议

今年5月20日,根据蔚来官方消息,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蔚来首座换电站顺利联调完毕,这也是全国首个针对个人用户的换电站。此外,根据蔚来早先公布的计划当中,到2020年蔚来期望在全国建设起超过1100座换电站,投放超过1200辆移动充电车。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但是在现阶段,我们不能无法回避“换电”真的能如想象一样的方便吗?首先,换电站必须要达到一定规模,而建立一座换电站绝不是小数目,对于各项都要烧钱的蔚来而言,换电项目是否会成为“鸡肋”呢?

在李斌的眼中,“加电比加油更方便”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现实却是骨感的。曾经吸引了全球目光的初创公司Better Place在多年前就曾率先在以色列推广换电模式,但是由于签约率不高,投资成本过高而导致资金链断裂,2013年宣布破产告终。

2013年,特斯拉也曾尝试过换电,发布了93秒换电技术(比蔚来的三分钟还要更快),并建立了多个换电站。然而随着多次试验的尝试,93秒被延长至5分钟,加之并不亲民的换电成本,特斯拉还是放弃了曾引以为豪的这项服务。

雷诺-日产汽车联盟的CEO卡洛斯·戈恩,也曾公开将换电模式定义为“死路一条”。可以说,除了蔚来与少数几个自主汽车品牌,没有一个跨国车企认为换电模式拥有比充电桩更美好的前景。

四:上市时机处于中美贸易战期间

在赴美路演期间,蔚来汽车还曾表示,其业务可能受到贸易关税或其他贸易壁垒的“不利影响”,其中包括美国3月份征收的钢铝关税以及针对中国商品的额外关税。蔚来汽车虽然不向美国出口任何产品,但这些关税有可能造成其它方面的影响。蔚来表示,近期只计划在中国销售汽车,但关税可能影响原材料价格。据业内某供应商发布的半年报告来看,铝合金作为原材料所承担的价格波动风险确实存在,而蔚来ES8采用的就是全铝车身的设计。

眼下,中美贸易战悬而未决,在这段特殊时期的美国投资方势必会非常冷静看待蔚来汽车这次IPO,因此这也将给蔚来的后续融资带来一定影响。

五:特斯拉计划退市,蔚来更不好过

与国内环境不同的是,在美国,新能源汽车并不吃香。当然这跟美国所拥有的能源优势有一定的关系。但更为关键的是,即使特斯拉的表现相当耀眼,但由于企业本身始终处于亏损的状态,对于盈利迟迟难以实现,使得很多美国投资者对于新能源汽车正逐渐失去耐心。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而且,马斯克考虑将特斯拉退市也会对蔚来汽车赴美上市形成一定的影响。据知情人士透露,“特斯拉退市,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有机构在做空它,但‘钢铁侠’马斯克不希望被做空,也不希望资本市场的投资影响他对企业的管理。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国电动汽车公司到美国去上市,一定会引起注意。”

从 2013 年 7 月开始,做空机构Citron Research就盯上了特斯拉。高盛分析师帕特里克指出,特斯拉股价处于被严重高估的状态,在最佳情境下特斯拉每股价值113美元,最差情境下仅值58美元。

而美国本土的投资者也一定会将蔚来汽车与特斯拉做比较,但评价结果想必不说大家也都心中有数了。不说蔚来能否达到特斯拉的体量,单就创始人李斌与马斯克的实力对比,双方早已高下立判了。

对于极度想要证明自己的蔚来而言,想要获得美国投资者的认可,可能比起国内的难度更大一些。

六、有高度依赖本土政策扶持的嫌疑

此外,在蔚来的招股书中还有显示,蔚来汽车高度依赖政府对电动汽车行业的扶持计划和政策支持。今年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全国已有5个省、14个市出台了新能源汽车地方补贴政策,多数地区保持了与国家补贴1:0.5的比例进行,个别城市小于这一额度。虽然2018年新能源汽车地方补贴政策持续实施,未来几年,地方补贴由补贴车辆销售向补贴车辆使用、车辆研发或成为常态。

而早先一直盛传新能源汽车补贴将会在2020年底彻底取消,前不久也有来自行业内的重量级人物给出了实锤。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志新曾向相关媒体记者表示:“有关部委,包括财政部和工信部,已就草案定稿达成共识,并提交最后批准,因此我相信将会很快公布。”

虽然业内人士认为,削减补贴将使那些没有竞争力的小公司比预期更快地被淘汰出局,但那些业绩出色的公司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对于希望在美国上市的蔚来汽车而言,在被美国的投资机构深入了解后,难免可能得出随着本土补贴力度下调,不排除影响到蔚来资金运转的状况。而一旦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么就意味着蔚来汽车将被扣上一顶“换地圈钱”的帽子。

七、不具备造车核心技术的通病

这个问题不只是蔚来汽车一家,众多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都在整车量产能力上遭到了各界人士的质疑。而蔚来汽车在招股书中也列出,其在电动汽车量产方面经验有限。并且蔚来根据时间表开发并量产一款质量过硬、具有吸引力的汽车的能力尚未得到验证,目前仍在发展之中。

尤其是连蔚来自己也表示,无法保证能开发出高效、自动、性价比高的制造能力和工艺以及可靠的零部件供应,而只有在完成这些目标的基础上,蔚来汽车才能满足质量、价格、工程、设计和生产方面的标准以及产量要求,从而成功实现ES8和未来其他车型的大批量销售。

再说供应商问题。ES8使用的超过1,700个外购零件是由蔚来汽车从160多家供应商采购的。其中很多零件来自独家供应商,蔚来汽车预计ES6和今后其他车型也会是如此。正因如此,蔚来汽车的供应链使其背负了诸多潜在的交付失败或元件短缺风险。

八、量产车辆交付能力备受怀疑

在这次蔚来的招股书中显示,截至2018年7月底,蔚来汽车已交付481辆ES8,已付定金且未完成的ES8订单量超过1.7万辆。除了ES8系列,公司还计划与江淮汽车签订初步的ES6生产计划,希望可以在2018年年底推出,并在2019年上半年开始交付。虽然蔚来汽车在不断的研发新车,但产能问题应该是公司目前面临的首要问题。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接下来,回顾ES8在交付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去年12月,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ES8下线。当时,蔚来创始人李斌声称,将于今年4月完成首批交付,并在9月完成累计一万台车交付。但现实情况是,到5月31日,才向10位蔚来内部车主交付了首批10台蔚来ES8。6月28日,首批普通用户接受了若干台ES8。

蔚来自己也坦陈,交付延期可能会影响公司业绩。“我们只收到了数量有限的ES8预订,所有这些预订都可能被取消……如果在交付ES8或其它未来车型时出现延期,用户可能会取消大量预订……此类取消可能会损害我们的财务状况、业务前景和经营业绩。”

眼下能够把车造出来实现终端销售,这才是解决蔚来盈利的最大助力。此前特斯拉过的日子一直比较顺风顺水,但在接连被曝出产能问题并始终得不到解决后,就遭遇了来自各界的压力。

九、VIE公司架构成为X因素

新势力造车往往会被扣上“圈钱的帽子“,一方面是普通大众无法理解某些企业的造车理念,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有些造车企业还玩起来了资本运作那一套。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蔚来汽车跟不少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一样,也是一家可变利益实体(VIE)。这种公司结构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主要是为规避中国企业面临的外资直接持股限制。2013年3月,李彦宏的“鼓励民营企业海外上市(VIE)取消投资并购、资质发放等方面政策限制”的提案曾引发产业热议。

在VIE架构下,蔚来公司共设立了两个实体,一个在中国,持有在当地开展业务所必需的许可和执照,另一个在境外(蔚来汽车的境外实体注册地为开曼群岛),方便外国投资者入股。中国实体通常由公司高管持有,按照合约协议向境外实体支付各项费用和特许权使用费。

现如今在采用VIE架构的公司当中,规模最大的当属阿里巴巴集团,阿里巴巴中国实体完全由创始人和董事局主席马云(Jack Ma)拥有。

但是VIE架构同样存在风险,因为外国投资者并不实际持有公司股份,当地管理层甚至中国政府可能决定或迫使境外实体与上市公司分离,从而导致美国本土的投资者陷入四面楚歌的尴尬境地。

而蔚来汽车也在招股书中提到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有与VIE架构有关的新法律法规出现,这就是成为了蔚来汽车上市融资过程中的另一个X因素。

十、是被逼无奈还是为了“割韭菜”?

蔚来此番赴美上市,某位证券行业分析师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蔚来汽车的资本陪跑三四年后,会有一些资本选择退出,但最好的退出渠道就是进行IPO。不管蔚来汽车想要融资18亿美元还是20亿美元,赶早不赶晚。如果此时蔚来上不了市,有可能就永远上不了。”

蔚来IPO估值出现大幅缩水并非毫无征兆!

毕竟作为投资机构来说,大家都不是傻子,一家想要上市的企业,其具体烧钱速度如何,何时才能达到盈利平衡点,未来还要继续烧掉多少钱?这些都是专业投资人士需要考虑的点。

眼下国内新能源环境突变,整个新势力造车都受到了影响,很可能导致新一轮的资金荒,所以,蔚来寄希望通过实现上市来平稳上岸,唯有像“诺曼底登陆”那样不顾一切去抢滩了。作为目前国内发展最好的互联网造车代表,对玩资本颇有心得的李斌来说,或许这才是着急忙慌要上市的根本原因。

写在后面:

此前,另一家中国汽车集团负责财务的高管也曾表示,蔚来汽车融资到200亿元,以这个估值和融资规模,未来在私募市场已经无法再融到更多的钱,而最终上市解套将是其被迫的选择。而本文的开头部分也已经提到了,上市之后,蔚来理所当然就会从私募对象成为公募对象,这样就可以继续融到资金,以保证整个企业资金链的正常运转。

如今,IPO在即,蔚来估值缩水的幅度却如此之大,想必李斌也已经进入到密集焦虑期。不过这次发生在蔚来身上的情况,同样也带给了国内其它新势力造车企业一些警醒,恐怕有些人现在可能比李斌还要倍感煎熬。

唐宁
2018-08-23 16:40:39
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6 绿动车盟 版权所有 About greencar314 电信与服务业务许可证:(京ICP备13029860号-5)